Apache APISIX PMC 王院生:一线奋斗快二十年,希望我的代码有价值且长寿

更新时间 7/13/2021

本文来自七牛云 ECUG 活动组对 Apache APISIX PMC 王院生的采访,现将文字摘录如下:

问:请您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和目前从事的工作

王院生

王院生:大家好,我叫王院生,是 Apache APISIX 的 PMC 成员,也是深圳支流科技创始人兼 CTO。2015 年通过一本电子书结识了社区中的广大朋友,以此开始在开源圈子里交了很多朋友。

作为理想主义创业程序员,希望为世界做点贡献。于是 2019 年创造了开源项目 APISIX 并把它捐献给 Apache,同年创办了深圳支流科技,召集了很多志同道合热爱开源的伙伴一起创业。

问:您自称是“理想主义青年”,请问您的“技术理想”是什么?

王院生:我认为每个人都有理想主义情节,只是有些人害羞没有表达出来。作为程序员,我在一线奋斗快到二十年,我认为程序员的技术理想都差不多:希望我的代码可以被每个人用到。并且希望这些代码对社会、对世界是有价值并且长寿的。

问:目前已经有很多可选的网关产品,为什么还要进入这个行业进行摸索?

王院生:企业用户真正落地网关产品时会发现适合的网关产品其实并不多。网关产品是企业的流量出入口,还兼顾着保护和隐藏内部服务的作用,随着微服务、云原生等应用的更多落地,对 API 网关提出了新的需求,不仅要满足稳定性、安全性、性能、动态等基本要求,还需要支持动态扩缩容、容器化部署等云原生新特性。

新时代有新需求,而我和创始人刚好在这方面有技术积累,所以就选择了这个行业。

问:从诞生到成为 ASF 顶级项目只用了一年,您认为这中间最关键的因素是什么?

王院生:这个问题经常被问到,Apache 的核心价值:社区大于代码。我和温铭从 2015 年开始组织社区,积累了大量社区用户,为 APISIX 快速毕业做了最好铺垫。通过下面贡献者增长曲线图可以看到,APISIX 从开源到现在一直是以成熟项目的速度在发展。

Apache APISIX contributor growth

问:云原生是当下的热门话题,但不同行业、领域的人对云原生的理解不同。您会如何定义或者理解云原生?

王院生:看过很多这类定义,我给个比较简单的版本:支持容器化部署、支持弹性扩缩容。

问:请就云原生相关生态在国内的发展趋势发表一些您的观点和看法吧。

王院生:云原生相关生态在国内目前还是比较早期的阶段,基础设施这块整体来说国内还是追赶阶段。

问:谈云原生离不开基础设施。您认为在云原生生态中的基础设施有什么特征?最关键的是什么?网关在当中是在承担一个什么角色?

王院生:既然是基础设施,那么最典型的特征就是:具有强通用性,不绑定任何具体业务或软硬件平台。API 网关其实是把一些安全、审计、服务治理等一些通用功能内置实现,让应用只关心应用。

问:有观点认为“Kubernetes 已经成为云时代的操作系统”;有人认为云原生的未来主要看 K8s,Service Mesh 和 Serverless 的发展,最终将从资源云化到业务云化。您怎么看?

王院生:如果给未来十年后主流的后端架构投票,我会投给 Service Mesh。这个方向我是认可的。只不过它目前在易用、配套设施、效能等方面还没完全准备好,这需要时间,无法一蹴而就。

问:您认为一线开发者,应该如何看待云原生?

王院生:云原生是一套在云端构建和运行软件应用的方法,可以归结为一套技术方法论。作为一线开发者应尽早进入云原生世界,从中学习优秀的技术架构和基础设计,掌握方法论为公司和个人选择最适合的技术发展路线。